绿色钢铁梦工厂——宝钢湛江钢铁

绿色,对钢铁行业来说是什么?是环保投入,是技术创新,是与环境更和谐,是与城市更融合。不同的企业会有不同的解读。湛江钢铁对绿色的回答是会呼吸的钢铁,就是说钢铁制造过程是一个有机整体,像人一样,它吸取必需的自然物质精华,通过内部各工艺功能系统的转化循环,最终代谢更富有价值的产品和资源,构建绿色钢铁生命共同体。

金秋十月,北方已是秋风萧瑟,南国的湛江却是绿意盎然。从湛江市区一直往南,经过东海岛跨海大桥,就来到了广东第一大岛——美丽的东海岛,湛江钢铁就安家落户在这里。一进厂门,扑面而来就是满满的绿色。在钢渣铺就的两公里多长的人行道两侧,一排排整齐划一、绿意葱葱的凤凰树位列两旁,像是在迎候远方的宾客。高大厚重的高炉管道设备耸立其间,显得那样的威武雄壮、气势磅礴,这就是美丽的绿色钢铁梦工厂——宝钢湛江钢铁基地。借着中国宝武绿色发展大会之际,湛江钢铁副总经理敖爱国与笔者畅谈了企业构建绿色钢铁生命共同体的思考与实践。

轻装上阵 步伐铿锵

“湛江钢铁项目是根据国家政策指导,在广东省淘汰落后产能和重组韶钢、广钢的基础上开始建设的,占地面积12.58平方公里。早在1992年就开始论证,2008年开始筹备,2013年全面开工建设,目标就是打造世界最高效率的绿色碳钢制造基地。当时金融危机过后,正值钢铁产能过剩和装备技术升级换代的时期,湛江钢铁以‘简单、高效、低成本’为发展战略,从规划起就提出建设绿色钢铁梦工厂,将环保视为企业名片,致力于为中国钢铁绿色发展做出湛江钢铁的实践和贡献”,敖爱国如是说。

2013年,按照原环境保护部要求:对部分重点控制地区(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自2015年起执行颗粒物特别排放限值。当时,湛江钢铁正在建设一二高炉系统。获悉消息后,湛江钢铁提前谋划,全面、超前按照钢铁行业特别排放限值,对全工序提前进行设计“回头看”。一二高炉系统工程采用了116项行业领先的节能环保技术,累计投资64亿元,占项目总投资约16%,吨钢环保投入720元。至2015年9月湛江钢铁一号高炉投产,湛江钢铁成为国内首家全工序符合钢铁行业特排标准的企业。

2018年5月,生态环境部发布《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当时湛江钢铁已经在编制三高炉系统环评报告。湛江钢铁主动、超前按照超低排放征求意见稿进行环评编制,主动挖潜,减少总量需求。2019年4月,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发布《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湛江钢铁三高炉系统项目全流程按照最新超低排放标准进行设计,同时对一二高炉系统未达超低排放标准的16个项目实施立项改造。

敖爱国自豪地说,我们没有历史包袱,可以全力以赴轻装上阵。企业从投产到实现盈利,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完成了达产、达标、达耗、达效的“四达”目标。2018年实现净利润40多亿元,这在钢铁行业里也是首家。我们积极践行中国宝武提出的“两于一入、三治四化”原则(即“高于标准、优于城区、融入城市”、“废气超低排、废水零排放、固废不出厂”、“洁化、绿化、美化、文化”)和宝钢股份“价值创造、生态和谐、产城融合”的绿色发展战略,对钢铁“呼吸”系统进行重塑和升级,我们走在前列,追求卓越,争当绿色发展的引领者。

从环保是企业生存权,到环保是企业竞争力,再到构建绿色钢铁生命共同体,在绿色发展的道路上,湛江钢铁走得铿锵坚定。

废气低排 小鸟安家

在湛江钢铁最动人的故事就是栗喉蜂虎鸟的故事。栗喉蜂虎鸟名列《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被评为我国最美小鸟,它们却在湛江钢铁安了家。

2018年7月初,喜爱摄影的湛江钢铁冷轧厂员工黄文铭,在湛江钢铁雨水收集池附近拍到了这一濒危物种,还拍到了它们筑巢的小窝。此后两个多月,他在宿舍区也看到了这些漂亮小鸟的身影。今年7月份,它们又出现在湛江钢铁厂区,湛江钢铁已经成为它们栖息之所。这是湛江钢铁呵护蓝天白云、在大气污染治理成果的最好体现。

敖爱国表示,湛江钢铁“勇于创新,先行先试,全流程管控气体排放”,按照源头减量、过程管控、末端治理的原则进行工程设计和生产管控。全厂建设了两套焦炉烟气净化系统,是全球首家实现焦炉烟气同步脱硫脱硝的企业,也是最早达到行业超低排放标准的焦炉。湛江钢铁建设了两套国内首套自主集成的活性炭烧结烟气净化装置,实现了烟气脱硫、脱硝、脱二噁英。对自备电厂两台综合利用机组的发电蒸汽锅炉开展超净排放改造,提前两年达到超净排放要求。

湛江钢铁建设了全封闭原料堆存和输送系统,全厂清洁运输比例达83%。湛江钢铁构建了全时段、全工况的环境监测监控网,实现对全厂248个污染源监测点位全覆盖,20余套环境监测、统计报表自动生成,一张图对全厂排放口实时信息管理,实现全厂102套非工艺除尘集中监控,现场无人值守,提高运行效率和劳动效率。

通过精心运行和有效管理,烧结、电厂、焦炉等机组的环保设施运行效果良好。投产以来,湛江钢铁对区域环境空气质量基本无负面影响,湛江市环境空气质量排名保持广东省全省前两名。

净水为盐 与岛共生

东海岛淡水资源匮乏,因此湛江钢铁利用当地雨水多的特点,建设了雨水收集系统,包括衔头塘、西洼地、雨水收集池,可以收集来自厂区和周边30km范围的雨水,全年可收集雨水1200万m3,相当于1.6个西湖。

用水治水是个系统工程,湛江钢铁通过源头减水节水、分质分级用水、减少排水、加大回用等方面追求吨钢耗水行业最低。

加大对机组的源头节水,提高全厂循环水浓缩倍数,通过分质供水和梯级利用,最终实现了全厂吨钢耗水达到3.19m3。

据湛江钢铁能源环保部的负责人介绍,为实现全厂废水零排放,他们和宝武炭材、宝钢工程一起,用了188天建成行业首套外排水综合利用项目并于今年9月30日正式投运,意味着湛江钢铁成为行业首家具备全厂废水零排放能力的企业。同时,湛江钢铁建成了水控中心,将原有的15个离散操作点进行集中管控,可以对全厂水系统“取—制—供—用—排—回用”各个环节进行统一管理,用一张图实现对全程水系统的集中、高效、智慧管理,实现全厂“水量平衡一张表、生产管控一幅图”,在实现远程操控的同时,劳动效率大幅提升。

钢渣岛礁 与海共融

在水控中心参观时,可以看到鱼缸里鱼儿在欢快地畅游。里面是海水环境,下面有钢渣材料,为什么会用到钢渣材料?敖爱国介绍,钢渣中含有的微量铁、硅、磷等营养元素,在海水中对浮游植物的生长起到促进作用;钢渣具有较大的孔隙率、比表面积和相对密度,可以改善和净化水质;钢渣中丰富的氧化钙、氧化镁,可以吸收二氧化碳,有利于碳减排。还有在人行道上铺的海绵砖,也是利用钢渣尾渣制作的透水砖。这是湛江钢铁固废产品化资源化的经典案例。

固废处理是一个难题,更是一种挑战。湛江钢铁如何做到固废不出厂呢?

一是含铁的固废处理。湛江钢铁通过BOO方式,建设了中国宝武首套转底炉,也是广东省第一个转底炉,对高炉二次灰、OG泥等含铁尘泥进行处理,生成金属化球团,投入高炉使用;同时,分离出氧化锌粉,可以作为副产品销售。目前,湛江钢铁实现了含铁尘泥100%厂内返生产利用。

二是社会化利用。湛江钢铁和宝武环科一起,组织完成了8项产品化认证,加工后的固废作为原辅材料用在厂区建设和城市建设发展的各个领域(如机场、道路等),融入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三是利用高温炉窑进行消纳固废。据炼铁厂负责人介绍,湛江钢铁形成了返高炉、返烧结、返转炉等12项高温炉窑消纳渠道,以及预处理、作业操作等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也对产品质量和排放情况进行了跟踪论证,确保安全、环保以及消纳环节产品质量受控。另外,还有7项正在开展的工业试验。

湛江钢铁还建设了全封闭式的工业废弃物回收分选中心,将全厂产生的工业垃圾进行回收分选,可以选出66%的有价值部分(如木头、废包装纸等),余下34%开展厂内消纳试验。

打破藩篱 拥抱未来

高污染原来是钢铁行业的代名词。敖爱国介绍说,从今年7月起,每到周末,湛江市政府会组织开展“爱家乡、看变迁、促发展”万名市民游湛江活动,参观湛江钢铁作为其中一站。老百姓进厂后还疑惑呢,“今天停产吗?既没有滚滚的浓烟,也没有难闻的味道,如此干净整洁,还这么静悄悄的?”湛江钢铁就是在静悄悄生产,今天的钢铁企业已今非昔比。

现如今,我们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环保。环保是需要增加投入,但同时会获得更多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湛江钢铁的绿色实践就是最好的证明。钢铁行业要打破藩篱,加强合作,共赢共生。在谈到企业未来发展和规划,敖爱国说:我们拥有5000多名员工,平均年龄27岁,充满朝气。我们才刚刚起步,但我们有信心,有底气,更有环保的高度自觉,我们将坚定“构建绿色钢铁生命共同体”,沿着绿色发展5C模式:以共存为追求,以循环为根本,以创新为动力,以文化为内涵,以竞争力为目标,将绿色作为高质量发展的底色,实现企业永续发展。(方勤 梁清松)

标签: 绿色钢铁   宝钢   湛江钢铁  
来源:中国环境报
编辑:GY653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